-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加拿达28 >

孙少山山冈-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03
导读: 不知为什么,那天我没有注意到太阳,太阳在那个时刻是个什么样子,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。在一幅风景画中,太阳应当是最重要的,可是我当时却没有注意到。我只记得白色的云彩很厚,大块大块的,甚至在闪闪发光,天也很蓝,那些山冈很丑陋,不高,馒头状。山坡

  不知为什么,那天我没有注意到太阳,太阳在那个时刻是个什么样子,我一点儿印象也没有。在一幅风景画中,太阳应当是最重要的,可是我当时却没有注意到。我只记得白色的云彩很厚,大块大块的,甚至在闪闪发光,天也很蓝,那些山冈很丑陋,不高,馒头状。山坡都已经开垦成了田地,庄稼还没有长起来,裸露着灰黄的土地,整座山冈黄绿相间,斑斑块块的很难看。但是有一种安详的神态。它就那么平心静气地立在天底下,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。就是这样一道风光,突然感动了我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动的力气也没有了。看着看着,泪水潸然而下,心里充满了感激。此时此刻有一个声音响彻了天地之间,那就是感激,对大自然的感激。

  我是突然离开大道决定要徒步翻越山冈的,本来我可以在大道上搭乘乡间客车,不知为什么,我忽然离开大道,决定要走一走,在我当年无数次走过的山路上走一走。这条路印满了四十年前我那生气勃勃的足迹。那时候,还没有公共汽车,从大道走,要绕过这座山冈,转一个很大的弯儿,徒步翻越虽然要爬很陡的一个山坡,但路要近得多,大约要节省一半的路程吧。在山冈上远远可以看见那个我生活过的矿村,它蜷伏在山下的那条狭窄的山沟里。看上去那么莫名其妙。

  那时候这山还没有给砍伐光,长着浓密的柞树林子。春天爬上山顶大口吸着苦涩气味儿的树木清香,抹一把脸上的汗水,舒服得直想躺倒在干燥的树叶上再不起来。冬天,大雪封山,四无人迹,听着自己咯吱咯吱踩在积雪上的声音,小心翼翼。一阵山风吹来,漫山遍野一片飒飒风响,令人不禁毛骨悚然。

  四十年后,我又爬上山来,尽管我告诫自己慢慢地爬,仍然汗流浃背。坐在地上回头看时,不由得浑身一震,我看到了让我大吃一惊的那幅图画。它是那么熟悉,好似多少年一直都没变,但在当年我没有注意过它。风轻轻地从我脸上掠过,温柔得像女人的手。我感觉到了时光在流逝,从我的身边,从我的发间,从我的指缝里,缓缓地,均匀地,像水,发出汩汩的流淌声。我无思无欲,身心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适,舒适得像要融化在这空气中,这蓝天下。四无人声,只有这天上的云,地上这柔弱的玉米苗,我听得见云朵互相磨擦发出的窸窸窣窣声,听得见玉米苗旗子似的飘动声。小苗儿刚刚长得离开地面巴掌高,在微风里欢欣鼓舞。我感觉到我也是其中的一株,毫不起眼的一株。我与它们一起在享受着春风,蓝天,白云。生命本无所谓贵贱,我们都在生死循环中,转瞬即逝。无牵无挂,我只是一个人,一个在大自然中的生命,什么荣辱、喜怒,什么社会、单位、领导、同事,甚至家庭、亲人全都远去了,好像那一切都是一个梦,我,只是一个我,与任何人无关的我。在此时此刻的我。存在于这个时空里的我。

  我想起了有一次和一个年轻的姑娘一起翻过这道山冈,我们是偶然遇到的,素不相识,奇怪的是我们一路上像熟人那样说话,不,比熟人还要进一步,她告诉我她是结了婚的,而且说她老是生不出孩子来,不知道什么原因。那时我还没结婚,但是很老到地告诉她一定是她的对象有毛病。穿过了树林,要下山了,就是眼前这条大道出现在山下,她忽然莫名其妙地说道:“一条大道香又甜!”当时我们一起大笑起来,她笑得非常好看。

  我记得她对我说她比我大一岁,那年我二十二岁,她应当是二十三岁,如果还在,她已经是六十九岁的老太太了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在“\templets\demo\comments.htm”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,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,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,删除comments.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
推荐使用友言、多说、畅言(需备案后使用)等社会化评论插件

加拿达28
www.ahhlsw.com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9490489 技术支持织梦模板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