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加拿达28走势图分析 >

什么样疯狂的事情?男人憋久了会做出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14
导读: 这几年来,这句我们离婚吧他说了无数遍,每一次,她都是这幅反映,不温不火地答应,然后转头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。 谭惜,我爱的不是你,之韵她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,我想给她一个名分。陆离压下火气,用他最后的耐心说道。 谭惜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,这

  这几年来,这句“我们离婚吧”他说了无数遍,每一次,她都是这幅反映,不温不火地答应,然后转头就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  “谭惜,我爱的不是你,之韵她和我在一起那么多年,我想给她一个名分。”陆离压下火气,用他最后的耐心说道。

  谭惜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,这么多年,她死死拖着这段本不该属于她的婚姻,也终于是时候做个了结。

  “你哭什么?房子和车我都给你,我再给你签一张支票,数字你随便填。”陆离说着,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,签好名字后扔了过来。

  “算是吧。”陆离不耐烦地看了看时间,半个小时后之韵约了他一起看电影,他不想再这里和这个女人浪费时间。

  他还记得当年她穿一身碎花连衣裙,蹦蹦跳跳地出现在他面前,笑眯眯地自我介绍,说她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,余生请多指教。

  “市中心的那套公寓也给你吧,一年收房租也可以收入不少,算是留给你的一份生活保障。”陆离说道。

  其实他原本打算将他手底的一家金店给她,但是想了想,她只是一个大学毕业后就在家当少奶奶的小姑娘,哪里会经营金店呢?

  “老公,我都到影院门口了,你从公司出来了吗?”之韵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,陆离的心又柔软了几分。

  想到电话那边之韵此时又羞又恼的可爱神色,陆离也愈发思念起来,低声和她说了几句,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谭惜不声不响地看着这一切。她爱了五年的男人,如今的老公,现在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调情,她忽然很想笑。

  陆离快速上前几步,抓住谭惜的肩膀将她提起来,眼神凶狠:“我还以为过了这么多年你终于有了点长进,结果我还是高估了你!”

  这双眼睛真好看啊,有些犀利的狭长凤眼,眼底总是一片冷然,望向人的时候总能给人一种压迫感。但有时这双眼又是那么地温柔,眸底满满登登的都是情意,即便是,那满是情意的眼神,是在面对别的女人的时候。

  “陆离,我嫁给你三年,你在我这里住的日子一只手数得过来,有时连我都不明白,到底谁才是你的老婆。”

  陆离冷笑一声,推开谭惜,恨声道:“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!你明知我爱的是之韵,当初还要死缠烂打求我爸让我和你结婚,现在这个结果都是你一手造成的!”

  对,这一切都是她的错。她在五年前就爱惨了陆离,这是她的错;她不顾一切地嫁给他,是她的错;到最后,落得这样一个三人都不好过的结果,都是她的错。

  谭惜愣愣看着早已经没有了陆离身影的客厅。这个五百平米的复式别墅,从她嫁过来的那天起,都是她自己一个人住着。

  她以为总有一天陆离会明白她对他的好,爱上她,和她一起住在这里。现在陆离是真的要和她离婚。理由是,要给别的女人一个名分。

  顾之韵看得羞红了脸,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陆离的胸膛,娇嗔道:“你选的这什么破电影!羞死人了!”

  陆离起身,开始脱衣服。这家影院是他手底的产业,这间VIP包厢也是他特地吩咐,没有安装摄像头,做某些事既有情调,又十分安全。

  陆离安抚好顾之韵后,走出包厢,冷笑道:“这是你的新花样?被撞了你不打120,打我的电话做什么。”

  陆离直接挂断电话,冷笑连连,她的周围那么安静,连一点吵闹声都没有,哪里像是事故现场?不过是她玩的小把戏而已。

  看了看这偏僻的郊外,谭惜暗自发恨。陆离作为全国最大的红酒公司总裁,在C市可以说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。他自然不愿别人知道谭惜的存在,在他眼里,和谭惜的这段婚姻是他人生中的最大败笔。

  所以才会在婚前选了这样一处偏僻的郊外买下地皮,建造别墅。平时打车都要央着人家才过来的地方,今天居然好死不死地来了一群飙车族,把摩托车当法拉利开,谭惜躲都躲不及。

  好在那飙车的人也算是眼疾手快,刹了车,但谭惜还是被刹车的惯力撞到了,伤口很长,血止不住地流。

  撞人的飙车族早就跑了,现在谭惜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无奈之下,谭惜拨通了陆晟的电话。

  高级VIP病房门口,陆晟拽着陆离的衣领,咬牙切齿:“她打电话给你说她被撞了,你为什么不信?”

  “如果不是我送来的及时,她那条腿就废了!你知道出血量有多大吗?医生说,只要再出200毫升的血,她下半辈子就要做一个瘸子!”

  病房里的谭惜还在昏睡,伤口缝合了十一针,失血过多,再加上受了不小的惊吓,她的脸色现在还是惨白的。

  “都怪你啊!当初非要和老陆给孩子订什么娃娃亲,现在好了,这个陆离在外面有女人不说,还把我的宝贝女儿害成这样!”谭母哭嚎着捶打着谭父。

  陆离有些烦躁地瞥了一眼病房里还在熟睡的谭惜,从包里拿出手机,一边操纵着一边说道:“陆晟,医药费我刚划到了你卡上,余下的钱你再给她买些补品,我那边还有事……”

  “老公,你现在在哪里?我过去找你。”顾之韵柔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,将陆离心里莫名的烦躁压去不少。

  “不用了,你先回家等我吧。”陆离抬眼,在看到陆晟快要喷火的表情后,顿了顿,“我可能会晚点回去,你先吃晚饭,不用等我。”

  谭父和谭母见此,气得七窍生烟。陆离在外面有女人就算了,居然还敢当着他们的面和那个女人讲电话!

  “这一拳是我替谭惜打的。”陆晟怒吼,“她那么爱你,为你付出了那么多,你现在却在这里向别人推销她?”

  “分寸?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分寸?”陆晟的语气冷得快要结冰,“结婚三年,你让她为你守了三年的活寡!”

  谭惜住院的事情没有宣扬,在医院躺了三天后,谭惜就出院了。甚至还作死地约了闺蜜宁甜一起逛商场。

  “你那个老公也忒不是东西,还和顾之韵那个小贱人在一起呢?”宁甜听说了谭惜的事,气得就要打电话痛骂陆离。

  谭惜一把夺过她手机,“歇了吧你,我也想明白了,这五年不过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,不怪他。他从来就没有给过我希望,我的绝望也都是我自找的,现在我们三个都过得不痛快,我也该放手了,何必互相伤害呢。”

  宁甜瞪大眼睛:“谭惜你疯了吧?你知不知道‘陆太太’这个位置是多少人渴望不可及的!你就甘心给那个小贱人腾位置?”

  宁甜咬牙:“占着这个位置不动!死也不动!你有什么错?你不过就是当初脑残瞎了眼,爱上了陆离!”

  “行,离婚也行,姐妹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,C市的土豪帅哥又不是就他陆离一个!”宁甜打定主意,决定把自己圈子里的人筛一遍,这次一定要给谭惜介绍个更好的!

  这几天谭惜一直窝在家里,在网上浏览着招聘信息。她马上就要和陆离离婚,以后要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了。

  她的大学是全国比较有名气的一所大学,不过她的分数也仅仅是录取线的一个擦边成绩,能够选择的就只有历史学和心理学两个专业,当初谭父坚持让她读这所大学,她无奈之下就选择了心理学。

  陆离在周围女生的尖叫里下了车,保时捷918和陆离出色的外表,几乎是立刻就赢得了一大票女生的芳心。

  这就是她小时候一直梦想着的场面,开着豪车的极品帅哥缓缓从车上走下,谁也不看,径直来到她的面前。

  自从嫁给了陆离,她就一直在家专职做家庭主妇,每天除了研究些花花草草,就是捧着一堆菜谱研究菜式,几乎可以说是什么都不会。

  宁甜打断她,“大姐,你这当了几年的家庭主妇,脑子也歇菜了?想在C市独立生活,符合条件的工作总共就那么几种,一句话,要么说,要么脱。你是能说呢,还是能脱呢?”

  “我发现了,自从你爱上陆离之后,你的智商就直线下降,放着这种钱多事少的工作不做,非要靠自己的努力。”宁甜毫不掩饰对谭惜的鄙视。

  “酒店的大堂经理,只要长得好看身材好,往那一站就行。”宁甜有些犹疑,“不过那一站可就是一天,很累的。”

  第二天,谭惜早上匆匆忙忙出了门,今天算是她第一天上班,宁甜说她已经和酒店的总经理打过招呼,只要她人到了就万事OK。

  酒店的名字叫做拉夏菲尔,内部的装修也很符合这个洋气的名字,清一色的欧式风格,谭惜几乎以为自己进了古堡。

  “谭小姐是吗?你的朋友已经和我说明情况,这是一套S码的工作装,尽快换上,之后会有人和你讲解工作流程。”

  总经理是一名长相清俊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,言谈举止都透出一股儒雅的书生气质,讲话的时候认真严肃,让谭惜不由对这名总经理多了一分好感。

  谭惜换上了工作装,白色衬衫,西服外套和半身裙。最近她真是瘦了不少,S码的衬衫在她身上也略显宽松。

  之后就是一个和她同样装扮的女人带着她来到大堂,板着脸讲了工作流程和一些注意事项,在谭惜提问的时候语气很不耐烦。

  谭惜虽然感觉有一丝委屈,但也不至于玻璃心,只是有点疑惑,为什么这里的人,除了总经理苏儒之外,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。

  “新来的,你什么来路,居然能让苏儒出门接你?”和她一起站在服务台的女孩目不斜视,嘴里却低声询问。

  站了一上午,谭惜略显生疏地处理了两个顾客投诉事件,虽然她容易害羞,表情也不自然,但是她的外貌和气质,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,让人很有好感,投诉的顾客自然也不好意思为难她,协商解决后满意离开了。

  “那女的什么来头,问清楚没?”午餐时间,员工食堂里,一群女人围着上午站在谭惜身边的那个女孩问话。

  “切!”其他人纷纷嗤之以鼻,“长得那么骚,还能让苏儒亲自出门去接,这种女人会害羞?装的吧!”

  好吧,从小到大,她的长相从一开始的稚嫩变为清纯,让人如沐春风的那种。谁知过了十八岁之后,她的长相就奔着越来越难以掌控的局势发展。

  越来越妩媚的眼睛,精致得挑不出瑕疵的五官,用宁甜的话来说就是,“这种长相的,要么是明星,要么是二奶”。

  下午依然是站岗,穿着高跟鞋连续站岗那么久,谭惜有些吃不消,腿和脚又酸又痛,还没拆线的伤口也在痛。为了酒店形象,依然要始终保持微笑。

  副驾驶的顾之韵似乎在陆离的耳边说了些什么,陆离微一点头,转头对谭惜说:“上车吧,我们送你回家。”

  短暂的惊愕后,陆离想要下车将谭惜拽下来,但是一旁的顾之韵忽然捂住腹部,紧紧拉住她的手臂,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他身上。

  看着黑色布加迪威龙飞驰而去,谭惜满心的苦涩。他最终还是对她漠不关心,连她上了别人的车都毫不在意。

  “好个屁,姑奶奶我才想起来,你腿上的那伤还没拆线呢!我忘了这事,难道你也忘了?你真是作死啊!”宁甜气得牙痒痒。

  宁甜“呸”了一声,恨铁不成钢,“我真的没见过你这么傻逼的豪门少奶奶,这是什么地方?C市!打个车起步价都要20块钱的地方!6000块钱除去吃喝拉撒,连件衣服你都别想买!”

  “打住,别谢,你姐妹我和你从大学到现在,我眼睁睁看着你跳入陆离这个火坑,当初没拉你一把,你的今天也有我的责任,你就当我是赎罪吧。”宁甜翻着白眼说道。

  “还有那个苏儒,钻石王老五,黄金单身汉!你要是看上了就给我抓紧喽,那酒店里不少小姑娘都惦记着呢。”

  接起电话,居然是苏儒,宁甜给他打了电话说明了她腿受伤的情况,他直接给谭惜批了几天的假期,让她腿好后再来上班。

  陆离的呼吸变得粗重,眼中火焰燃烧。他直接扔下笔记本电脑,抱过顾之韵就是一个入侵的吻。两人热烈交缠间,陆离的大手也开始不规矩地在顾之韵的身上游移。

  顾之韵一双白皙纤细手臂缠住陆离的脖颈,柔软若即若离地在陆离的身上磨蹭,引得陆离全身的血液都往小腹下方蹿。

  一吻过后,陆离直接抱起娇喘吁吁地顾之韵,看着顾之韵已经迷离的眼神,三两步来到卧室,将顾之韵扔到圆床上,欺身压了上去。

  “老公,老公……”顾之韵双臂紧紧环住陆离,眼神迷离地喊着陆离。陆离进入之后便不再压抑,在顾之韵的身上纵情驰骋,顾之韵尖叫连连,恨不能就这样融化在陆离的疼爱之下。

  在这样激烈的恩爱中,顾之韵才能稍稍压下心中不安。今天陆离在看到谭惜上了别的男人车后,眼神和表情……都很不对劲。这种细微到或许连陆离自己都察觉不出的变化,顾之韵却敏锐地感觉到了。

  她怕。虽然一开始就是她和陆离相爱,谭惜不过是个死缠打烂的第三者,但是不知什么原因,她就是很怕那个女人和陆离走得太近。

  半夜的时候,顾之韵迷迷糊糊地醒来,迷蒙着眼睛扫了一圈,发现陆离正坐在椅子上,脸色阴沉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白天谭惜上了陌生男人车的场景,一遍又一遍在他脑内循环回放,他就像是被鱼刺卡住了喉咙,有着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“来参加这个酒会的,可都是上流社会里的上上流,你要是看不上苏儒,就在酒会上挑一个。”宁甜直接开车将谭惜载到商场,“今天就挑一身衣服,美瞎那些男人的眼睛!”

  直奔香奈儿专柜,宁甜一眼就看中了一款香槟色蕾丝网纱礼服,直接让店员取下,扔给谭惜示意她去换上。

  放在从前这种价位的衣服,谭惜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,但是现在不一样,家里给她的钱只够再支撑她两个月,自己马上又要和陆离离婚,奢侈不起。

  店员立刻见缝插针,“这位小姐,您的朋友真是好眼光,这款礼服是上个星期米兰走秀的新款,今天国内才刚到货,您长得这么漂亮,穿上一定很好看!”

  谭惜拗不过宁甜,只得去试衣间换上礼服。想着反正试穿又不要钱,等会找个借口说礼服不合适,不买就是了。

  香槟色的礼服该遮的遮,该露的露,将曲线勾勒得堪称完美,露在外面的皮肤如若凝脂,即便是宁甜,都暗自吞了吞口水。蕾丝与网纱的结合既不失名媛的典雅,又有少女的俏皮。谭惜妩媚的容貌也被压下艳色,更添了几分雍容贵气。

  宁甜恨不得一根手指戳死谭惜,“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?你和陆离结婚三年有名无实,他外面有人在先,你给他戴绿帽子在后,这很公平啊!”

  “宁小姐,今晚您太美了。”一名半秃的中年男人走过来,亲热地和宁甜握手,然后将目光转向谭惜,好奇问道:“这位同样美丽的小姐是?”

  话一出口,原本吵闹的厅堂瞬间安静了下来,离远些的人都诧异望过来,离近些的,都用惊疑不定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谭惜。

  在这么多视线的注视下,谭惜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宁甜这货又发什么疯,居然在这种场合说出这件事!

  “陆先生,我方才和他们说谭惜是你的夫人,他们似乎,不太相信?”宁甜无辜看向陆离,又“后知后觉”般注意到他旁边已经苍白着脸松开陆离手臂的顾之韵。

  在场的人心里各自盘算着,陆离没有否认那位是她的夫人,也就说明,他旁边的这位,的的确确是名小三。

  再比较一下谭惜和顾之韵,前者穿着优雅大方,长相虽然艳美,但周身的气质却十分典雅高贵,此时的表情虽然窘迫,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。再看顾之韵,虽说她的着装打扮也很有品味,但眉眼总有一种让人不舒服的媚色,现在又是苍白着脸色一脸慌乱。

  “居然是小三?亏我前段时间还和她一起打过牌。”又一名贵妇用一种看似压低,实则周围人都能听到的分贝说道。

  在这个圈子里,要说所有女人最痛恨的,无疑就是小三。有钱男人容易变坏,更容易变心。面对年轻漂亮的姑娘,谁能把持得住做柳下惠?

  顾之韵的脸色越来越白,她有些无助地看向陆离。陆离马上抓过她的手,安抚似的握在掌心,随后,他略带讥讽地看着谭惜,缓缓开口:

  “之韵和我相爱七年,是你在我们的感情里横插一脚,不过也好,我刚好可以在这里宣布一下,我和她马上就要离婚,到时,还请大家来参加我和之韵的婚礼。”陆离眼神冰冷地看着谭惜,然后毫不犹豫地移开目光,深情凝视着他身边的顾之韵,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。

  宁甜气得双眼快要喷火,大骂道:“陆离,你简直畜生都不如,这几年谭惜对你怎么样,你是瞎了看不到?”

  “我去你妈的!”说着,宁甜就要上手去打陆离,谭惜急忙拉住她,声音已带了哽咽,“宁甜,够了,我们走吧。”

  陆离听后,冷冷一笑,“这是你算计好的吧?预先打探清楚我会和之韵来参加这个酒会,所以安排了这么一出。”

  “对不起谭惜,我不知道会这样的……陆离和那个顾之韵那么对你,我就是想让他们难堪,让他们下不来台,没想到陆离这个畜生……”宁甜哽咽着,不忘拍谭惜的背帮她顺气。

  从宴会回来,谭惜翻看着网上的那些帖子,都是有关于今天酒会的。网友分为两个阵营,一个是顾之韵党,一个是谭惜党。谭惜党觉得顾之韵虽然和陆离相爱,但是谭惜毕竟是陆离的明媒正娶,顾之韵是小三;顾之韵党认为,不管婚里婚外,不被爱的那一个才是小三。

  一路催促着司机师傅开快点,谭惜的眼泪都快急出来。陆家对她最好的就是奶奶,现在奶奶一定是因为她和陆离的事情被气倒了,如果奶奶出了什么事,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!

  陆离居高临下看着谭惜,眼底的情绪带着十足的恨怨,“谭惜,今天闹了那么一出,把奶奶气倒了,你满意了?”

责任编辑:admin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在“\templets\demo\comments.htm”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,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,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,删除comments.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
推荐使用友言、多说、畅言(需备案后使用)等社会化评论插件

加拿达28走势图分析
www.ahhlsw.com
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:9490489 技术支持织梦模板
Top